未知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张继红满面春风,王宇辰有些不自然

新闻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06-26 19:16    收藏此页
 
  张继红拉着王宇辰来到另外一张桌子前,对已经在座的几位女士介绍说:“这位是王宇辰,是我初中一年级的同桌”又对王宇辰介绍说:“这几位都
 
  是我高中时的同学,是我的死党!这位是王曼林,这位是江丽诗,这位是胡红英,这位是王娅”.。王宇辰和女士们点头示意,女士们热情地伸出了手,握过手
 
  ,王宇辰紧挨着张继红的座位坐下。张继红满面春风,王宇辰有些不自然,彬彬有礼的和女士们应酬,微笑,笑得有些僵硬。张继红对王宇辰说:“我们再不
 
  要其他人来坐,等一会李建梅要来的。我们这一桌就成娘子军了,你就是我们的党代表。”
 
  王娅接着说:“党代表至今还保持着进南府祝寿的翩翩风度。你这次赴宴没有打倒南霸天,倒是把我们的张继红击中了。”
 
  江丽诗接着说:“张继红这次伤得不轻,不知你用的是什么秘密武器?”
 
  王曼林说:“听说是激光武器!”江丽诗问:“武器藏在什么地方呢?”
 
  王娅问江丽诗:“你是要猜想呢,还是要搜身?”
 
  张继红微笑着问:“你们是盘新郎官吗?你可别以为他是老实人,当年他闹起来老师都怕他三分的,他是念在和你们初次见面,讲客气了,你们
 
  可不能得寸进尺!”
 
  王娅说:“我们就是[盘新郎官又如何?你心疼什么?你不是新娘吧?真的我被你弄糊涂了,是你弄错了还是我弄错了?”
 
  王宇辰恢复了镇定,露出了特有的蒙特利莎的微笑说:“你们这些娘子军连的老战士,完全把娘子军连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忘干净了。”
 
  江丽诗说:“你是说我们虐待俘虏吧?以后我们可以宽大点。”一桌女人,戏谑一个男人,男人无还手之功!她们很得意,笑得灿烂!
 
  王宇辰说:“八项注意的第三条?”胡红英说:“不就是不调戏妇女吗?”
 
  王娅说:“党代表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同志,你是绝对没有调戏妇女的!我们为你作证”
 
  江丽诗说:“你怎么可以说绝对呢?刚才他用激光武器,击伤了张继红就是违纪了。”
 
  王娅说:“没有找出激光武器,没有证据,罪名不能成立!”
 
  江丽诗说:“我已经看到了它使用的激光武器了!”
 
  王娅问:“我怎么没看见?”江丽诗说:“眉毛下面的,鼻子上面的,这叫‘目色撩人’!”
 
  王娅说:“找到了武器不仅可以定罪,也有利于疗伤,张继红!你有救了!”
 
  张继红说:“娘子军连的八项注意的第三条是:‘不调戏男人’你们都该关三天禁闭。”
 
  她们嘴快,王宇辰插不上嘴。听她们拌嘴,是很愉快的事。
 
  这时候司仪宣布庆祝仪式开始,张继红低声对王宇辰说:“她孩子的成绩很一般,被孝感学院录取,三流大学,根本不值得夸耀!小范围的庆祝一下,
 
  鼓励一下孩子,还是应该的。不该大肆张扬!把像你这样,没有打过交道的客人都请来,冤枉要别人送礼.动机不纯!现在的社会,也讲个礼尚往来,别人的事
 
  ,你不送礼,不参加,你请别人干什么?为什么嘛!”
 
  王宇辰知道指的李建梅接过来说:“礼尚往来,总得有一个开头,开始建立关系,像我这样,失掉了联系的,重新建立联系也是幸事,我们能重逢不
 
  是喜事吗?”
 
  张继红说:“当然对我而言,更是喜事!你当时是稀里糊涂的,完全不知道。我不是说你不聪明。”王宇辰说:“离开学校时我只十四岁,虽然不是
 
  好学生,但还是爱学习的,被迫辍学是很痛苦的。”张继红说:“你突然失踪,消失了,我偷偷地流了多少眼泪?”眼泪又要掉下来。王宇辰说:“我真的一
 
  点也不知道你受了这样的精神折磨。男孩子,太小,没开窍!你不会骂我狼心狗肺吧?”张继红说:“我知道你稀里糊涂没开窍。我们现在都当过父母,快当
 
  爷爷奶奶了,度过了自己的青春期,关注研究担心过孩子的青春期,我们当然理解我们的过去。相对现在的孩子比较,我们太苦了!”张继红忧戚的脸,白皙
 
  ,眼角,额头都有细细的皱纹,化过淡妆,眉毛,嘴唇轮廓清晰,身材没有大变形,三围比少女时各大了一圈,但还匀称,丰满。浓密卷曲黑黝黝的短发,与
 
  脸型搭配得体,一身黑色丝绸长裙。显现了雍容华贵的端庄美。
 
  上菜了,宴会开始了,李建梅忙过了庆祝仪式,也来就坐了。王宇辰在张继红的左手位,张继红拉李建梅做了右手位。这一桌席不上白酒,只喝红酒
 
  。李建梅首先举杯敬酒。李建梅给人的印象是精明能干,操一口武汉腔,这在湖北是尊贵的标志之一。“今天请各位来聚一下,述一述同学情谊,孩子上学只
 
  是借口而已,平常我们几位姐妹聚得不是很多,但是分开后还是有几次相聚,只有王宇辰同学,自从离开后就没有见过,真是少小离别老大逢,我感谢同学们
 
  的到来,欢迎同学们的到来,为重逢干杯!”大家举杯,相互碰撞致意。各只喝了一口坐下。王宇辰站起来,女同学们全都跟随站起来。“谢谢同学们记住我
 
  ,当然我也时常想念你们,只是和你们失去了联系,就像叶挺和党失去了联系一样,我在找你们,今天重逢了,我也就找到了组织了,从此不孤单了。同时也
 
  向组织提出申请,请求恢复组织关系,请同学们接纳我,也请组织审查我在脱离组织期间,有没有叛变出卖组织的行为。我先敬在座的同学一杯酒,作为正式
 
  的申请书,请!干杯!”王宇辰举起酒杯,一一与各位碰了,自己豪迈的一仰脖子,一口气把那高脚大肚的一大杯酒喝了。女同学们先是被他的敬酒词,申请
 
  书吸引了,被他的一本正经迷惑住了,被他的诚恳豪迈感动了,到醒过神来,他说的全是玩笑话。江丽诗最先明白,忍不住笑了,还是克制着,其他人还不知
 
  她在笑什么,有点莫名其妙,眼球打转转。江丽诗见了大家转眼睛,还在猜想自己在笑什么。觉得他们的傻像更可笑。哈哈大笑起来。王宇辰还是那副蒙特丽
 
  莎的微笑。人们还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跟着假笑,好像自己不笑,就说明自己不知道江丽诗大笑的原因,就会别人当成傻子,而笑了,就表示是知道了,是
 
  聪明人,而实际是不知道。大家的表情把江丽诗的笑声神经强烈的刺激了,笑得眼泪流,肚子痛。只有王宇辰不动声色。江丽诗本想告诉王娅,哪里说得出话
 
  来?她用手指着王宇辰“他说。。。。。。审查。。。。。。叛变。。。”王娅明白了江丽诗笑得原因,本想解释,还没讲出话来,就被传染了,到后来,没
 
  明白的几个人,也糊里糊涂地笑作一团。王宇辰的微笑没变,只有些微的强度变化,摇摇了头,心里想‘这些女人不经逗,没有幽默感!’好不容易平息下来
 
  ,没明白的还是好奇心作祟,问江丽诗笑的什么。江丽诗忍住笑,说王宇辰正儿八经的申请加入组织,请求组织审查,有不有叛变行为,他明明是在糊弄我们
 
  ,我们全都没发现,还深受感动,张继红的眼泪快流出来了。如是就忍不住了。刚才没明白的几个,张继红,李建梅,王曼林,已被提醒,回想当时的情景,
 
  又笑了。还是胡红英抗感染的能力强些,能忍住不笑。反转来又把王娅,江丽诗感染了,笑作一团。引得整个餐厅的人,目光投向这里。笑好不容易停下来,
 
  都笑累了,不敢闹酒,也没有报复王宇辰,她们认为王宇辰是合理的报复.特别是张继红,心里还有点得意。欣赏王宇辰的精彩报复。李建梅是主人,是为孩
 
  子上大学的事请客,除了敬酒,当然是要问客人,老同学们的孩子学业情况。她先问张继红:“继红,你儿子明年也该高考了吧,我记得比我女儿小一岁,学
 
  习怎么样?”张继红没有气地说:“你可别提他,气死我了,不听话,不好好读书,成天不是打球就是上网,老师天天告状,哪像你家的女儿,听话,认真学
 
  习。”李建梅同情的说:“上网就是害死人,不知害了多少孩子,你真得好好的管一管。”
 
  张继红无可奈何的说:“他跑得比我快,力气比我大,手里有钱,老师都管不住,只会经常向我告状,我有什么办法?”李建梅说:“你可不能
 
  说没有办法,这是你的责任,都只有一个孩子,走了歪路就完了!”张继红说:“我只有一个绝法,不想读就不读,去年我就对他说,‘你不想读就不读,参
 
  加考试,考取哪里就到哪里去,”李建梅问:“几年级?你就让他考试!”张继红说:“高二!他不想读我有什么办法,他以为是为我读书呢!到头来还是归
 
  他自己倒霉。”李建梅说:“这就是你不对了,你是母亲,他倒霉不就是你倒霉?现在本科毕业都难找工作,二年级只能靠个中专,毕业以后有什么用?”张
 
  继红辩解道:“我只管出钱,读书是他自己的事,他去年考走了,多好!老师也不告状,我想到哪里玩就去哪里玩。只管自己,各负其责。”李建梅严肃的批
 
  评说:“不是我爱说你,这就是你的不对,没有当好母亲,没有尽到责任!”王宇辰想。高二参加高考,能参加就是不错的孩子,便问:“到底考取了哪个学
 
  校呢?”张继红忧伤地说:“武汉大学”王宇辰又问:“哪个专业呢?”张继红说:“计算机专业。”王宇辰才松了一口气,李建梅突然脸发白,又转红,知
 
  道受了愚弄!她在揶揄我女儿考的学校不好还盲目得意!哑巴吃黄连,说不出的苦!江丽诗接过话头:“张继红!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孩子考大学了,也不请
 
  我们,不让我们道喜祝贺!怕我们喝了你的酒吧?”张继红说:“气死我了,还请客庆贺呢,都羞死我了,是学校考好了还是怎的?我气病了一个星期,你们
 
  也不来医院看看我!”。王宇辰心里有数,知道是为什么,不禁打了一个寒噤,利害!真厉害!李建梅确实不知道是为什么得罪了张继红,但还是用很平静地
 
  声调说:“孩子不错嘛!是你的要求太高了!”她怕张继红继续攻击,转移话题对王曼丽说:“曼丽!你女儿今年也是高考,考得可好?”王曼丽回答说:“
 
  没考好,在家里躲着不出门,只是哭泣,懊悔。死活要复读。我不同意复读,家里的条件不允许,必须走。”李建梅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再不敢指责埋怨王曼
 
  丽。李建梅小心翼翼地问:“被哪里录取了呢?”王曼丽幽幽的说:“清华大学差三分,被武汉大学录取了。”李建梅不敢再提请客祝贺的话,怕引出新的一
 
  轮指桑骂槐,自取其辱。只是说:“孩子很优秀嘛!我祝贺你!”举了一下酒杯向王曼丽表示祝贺。张继红也没有乘胜追击。李建梅又问胡红英,“你家孩子
 
  呢?”胡红英当时家庭贫穷,结婚较早。她人也老实忠厚,现在的家庭景况也不好,这些情况李建梅是知道的。胡红英正是一脸愁容。江丽诗介绍说:“她是
 
  真的在怄气。”李建梅关切地问:“有什么烦心的事?”江丽诗继续代回答道:“她家不听话的儿子又考取了!”李建梅听出了点话中味道不对,谨慎地问:
 
  “不听话的儿子怎么能考取呢?”江丽诗继续代回答说:“本来硕士毕业了,工作找好了,年薪十万,一家高兴,全家的经济状况可以根本改变了。没想到博
 
  士又考上了,你说她怄气不怄气?是不是不听话的儿子。我们劝了她几天,劝也劝不过来,躺在床上怄气,还是你的面子大,你请客,她一忽就起了床,到这儿来了
 
  .”这时候,有些客人散席要离去了,李建梅起声道了一声对不起。离席送客去了。心里恨恨的骂张继红,一定是她组织设计的故意羞辱!我有什么事得罪了
 
  她,让她如此痛恨呢?今天受的羞辱可是史无前例,不能还击,不能逃离,只有陪着笑脸,厚着脸皮承受着。张继红说:“今天的宴会真愉快!同学们,你们
 
  感觉怎么样?”王宇辰还是微笑着说:“确实很愉快,只是太过了些。”张继红笑着说:“不过!恰到好处,要说过,也是她先过的,她拥抱你,就先过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