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环境 >

拿国家的特困补助传扬出去对公司的形象有损

新闻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06-26 19:22    收藏此页
 
  王宇辰写得兴起,中午没回家吃饭,,一口气把文章写完,贴了出去。这时秦梅已来上班了。她很高兴,回化工厂领了168元的特困补助,她还是化工厂
 
  的在册职工。她掏出刚领的钱得意的给王宇辰看:“你说共产党好不好?我说他有点好!每个月还发给我168元,比儿子还好。”王宇辰似笑非笑地说:“你
 
  这个老娘也充得太大了,几千万党员的大党,就成你儿子了?你的生殖功能也太强了!”秦梅也笑了:“你这个金牌的反应也太快了,太流了!”王宇辰还是
 
  笑着说:“你现在已经是登记的方达公司的董事长,公司的注册资本几百万,再新世纪线上娱乐。你把你拿过的钱加起来,也补
 
  救不了遭受的损失。”秦梅说:“共产党的钱,不拿白不拿!它逮住了我,该我倒霉,逮不住我,该我走火!拿的是现钱,风险是未来。这些钱可以作两次美
 
  容,节俭一点,可以吃两餐饭。”她要怄一下王宇辰,什么都好,就是有点书呆子气!
 
  秦梅是襄樊市方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占公司股份的2%,她的公公,占98%,郑秀云在发源公司任执行董事,受公司法限制,不能兼任
 
  其他同行业公司的董事长。方达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还是郑秀云,登记的法人代表的签名,秦梅的名字是郑秀云写的,印鉴也是郑秀云掌控。郑秀云预计王宇
 
  辰会反对,事先瞒着王宇辰。王宇辰发现这一情况时,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王宇辰还是提出了反对意见:“这样做是违法的,这我不必说,你们也知道!这
 
  是法律风险,你们预计到了,也准备承担这一风险。但商业风险,你们知道吗?你用这种签字与人签约。别人认为有利,可以履约,不追究你的签名问题。如
 
  认为不利,有意毁约。以你的签名伪造为由就可轻易毁约。违法合同是无效合同。你想毁约就不成。合同对你有利时,别人可以据签字宣布无效。对别人有利
 
  时,别人可以坚持有效,你不可以据签字不合法宣布无效。如果有人设套,假设敌人设套!故意签订于你有利而且标的巨大的合同,履行至中途宣称发现签字
 
  违法问题而毁约,那就惨了,你就垮了!”郑秀云听了关于商业风险一节,脸色凝重。王宇辰问:“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陷自己于被动,完全不必要的!”郑
 
  秀云说:“我在任发源公司的执行董事,就不能任方达公司的董事长,受公司法限制;让秦梅当董事长,一切请示我然后执行!她不听我的我有办法控制吗?
 
  我能信得过她吗?我信不过她!我的弟兄们也信不过她。让弟兄们挂名,我更信不过,秦梅也不同意。用这种签字方式控制,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实际有效,
 
  又能被各方接受的办法!违法一说,正如你猜测的我们估计到了,违法但不犯罪。商业风险,是没想到,事已至此只能是加倍小心谨慎了。”王宇辰说:“实
 
  际有既合法又能有效控制的办法的,为什么不让参谋一下呢?”郑秀云幽幽的说:“一家人吵闹得厉害,好不容易达成了妥协,怕掺合了你的意见后局面更复
 
  杂,更难达成一致。”王宇辰沉默了,没有继续谈下去。
 
  发源公司的股东会按时如期召开,马伟如郑秀云所料,没有到会,委派代表余任华参加会议,余任华原来也是发源公司的工程技术员,他一家都是
 
  农村人,是发源公司花钱为其办理了城市户口,郑秀云和马伟决裂时余任华跟随马伟离开了发源公司。余任华瘦小,谦卑,衣着朴素。王宇辰在查看公司案卷
 
  时,见过这名字。待余任华交出了委托书,签到以后,秦梅给余任华倒茶,余任华起身离座躬腰双手接了,陪笑致谢。秦梅见余任华如此低三下气,精神为之
 
  一振,发话了:“小余啊!你刚到我们公司来的时候,是怎样的一付模样?你还记得吗?”余任华连声说:“记得!记得,中专毕业就业难,家里也穷,生活
 
  无着!来到公司,是您们重用我,使我有锻炼提高的机会,后来,公司又为我解决了全家的户口问题,使我全家成了城里人,我一生也不会忘记。”
 
  王宇辰想‘马伟委托的什么人嘛?还没出战就先败了!’郑秀云也听出了名堂,心里窃笑。老二老三还在云里雾里。
 
  秦梅笑眯眯的接过来说:“还是小余记性好,有良心!你家孩子好吗?”余任华堆着笑,身子欠得很低回答道:“谢谢您关心!很到!很好!”
 
  秦梅说:“孩子好,是最大的好!只有讲良心的人,孩子才可以平平安安,忘恩负义的人,孩子也养不好的。孩子养不大!”余任华听得额头冒汗。王宇辰看
 
  出余任华是个善良的人,心生怜悯,看他受秦梅的恶毒攻击,打了一个寒噤,暗骂马伟‘傻吊,派这样的人上战场,枉受伤害,毫无抵抗力,只能招致失败!
 
  ’商场如战场,在战场上是不能怜悯敌人的。王宇辰调整了一下呼吸,使竖起的汗毛倒伏下来。郑氏三兄弟这才全听明白了秦梅的话意,喜上眉梢。秦梅热情
 
  的说:“小余啊!我只顾讲话耽误你们开回了,开完了会可别走了,请你到我家吃饭!”余任华努力做出笑脸,可是没有笑意,比哭还难看。客气的回秦梅的
 
  话。
 
  会议还没开始,余任华就已大汗淋漓了。正式开会,余任华拿出马伟交给的一张纸条,上面是对相关议程的意见。余任华就据此发表意见,投
 
  票。最后,余任华要求看公司的报表,秦梅拿出来了。余任华说:“我不懂报表,我不看!我带回去给马伟就是了。”郑秀云说:“公司法和公司章程规定,
 
  股东会期间,制备报表于公司,供股东查阅。没有带走,复印的规定。”余任华说:“那我回去如何交代呢?”郑秀云回答说:“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王宇辰说:“将你提出要求,郑总的回答都记录在案,可以证明你忠实完成了使命;郑总拒绝,是他的事,他承担责任。”余任华没有坚持,也没看报表。会
 
  议完全按大股东的意愿形成了决议。郑氏三兄弟,作为股东,余任华作为马伟的代表,王宇辰作为记录人,各自在会议记录上签字。
 
  散会后,郑老二破天荒地夸赞秦梅道:“你真象阿庆嫂一样,滴水不漏,佩服!佩服!”郑老大说:“应该用日本人说的‘大大的厉害!’
 
  汤司令说的‘高!高!实在是高!’”秦梅问王宇辰:“王总!你不想表扬我?”王宇辰笑着说:“他们的评价够高的了,无以复加。你就自己总结一下吧!
 
  ”
 
  秦梅得意地说:“如今的人,不怕死老子,就怕死儿!我就要诅咒他的儿!”
 
  回到家里,王宇辰采取清空思想措施,忘记白天的肮脏事。继续搞自己的业余创作。回顾自己的婚姻爱情经历,写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