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环境 >

虚华的新世纪线上娱乐春季无情的暴风骤雨横扫大地

新闻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06-26 19:19    收藏此页
 
 
  快到教师节了,想起自己的老师,自己与老师的关系,冲突激烈,爱恨交织的情感!兴起了写作的冲动。回首往事又如昨天,历历在目,十分清晰,心
 
  灵深处的创伤,被撩拨得鲜血淋漓,痛彻心脾,不禁潸然泪下,坐回电脑前,噼噼啪啪,一阵敲击。写成了《老师》:
 
  在桃李飘香的季节
 
  桃李熟了的吆喝声中
 
  同学捷报频传的间隙
 
  我一无所有来看您
 
  有点不合时宜
 
  您竟然那么欣喜
 
  师母也欢喜
 
  咤异
 
  三十五年前在学校读书
 
  没去过老师家里
 
  师母应是不认识的
 
  您询问我的经历
 
  您竟知道我的每一次登高
 
  每一次下坎
 
  您了解我三十五年来的足迹i
 
  令我咤异
 
  三十五年来我第一次见您
 
  我欲道歉
 
  您总是挡住
 
  提起新话题
 
  我是为道歉而来的
 
  为当年的无礼
 
  是在如墨的夜晚
 
  虚华的新世纪线上娱乐春季无情的暴风骤雨横扫大地
 
  沧海横流
 
  江河四溢……
 
  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我惊奇颤栗
 
  那作祟的苍龙
 
  竟然在哀叹——
 
  江河横溢
 
  我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你
 
  我要宣告这个真理
 
  你拽住了我
 
  拖到角落……
 
  一头猛兽
 
  正在捕食发声的生灵
 
  喧闹的世界
 
  嘎然沉寂
 
  鸣唱者的骨肉
 
  剩下碎屑
 
  一片狼藉
 
  我愤怒了
 
  再也不能忍受了
 
  我要呐喊
 
  打破世界的沉寂
 
  是您
 
  捂住我的嘴巴
 
  紧紧地捂住我的嘴巴
 
  让我难以呼吸
 
  要迸发的怒吼
 
  堵在嘴里
 
  噎进心里
 
  您捂得那麽的紧
 
  我的全部愤怒,痛恨
 
  全冲着您
 
  狠狠地咬住您
 
  您的血和我的血
 
  从我的嘴里溢出来
 
  滴哒在无声的世界里
 
  您松开了手
 
  我张开了口
 
  您的手在抖
 
  我冲您吼:
 
  恨你阻挡我痛快地死去
 
  恨你要我屈辱地活着!
 
  就这样离开了您
 
  从此不见你
 
  在天涯海角不提您
 
  近在咫尺
 
  避您不见您
 
  光阴逝去
 
  怀恨的少年已是人父
 
  尥蹶的小犊已成识途的老骥
 
  在那次地震地陷台风海啸到来之前
 
  我预感到灾难将临
 
  我把孩子安置在山洞
 
  安全的角落里,
 
  抱在怀里
 
  这时海燕高唱了——
 
  去迎接暴风雨吧!
 
  怀里的孩子突然挣脱我的怀抱
 
  要去搏击
 
  我腾身跃起
 
  抓住他
 
  把他压在身下
 
  任他抓挠踢打……
 
  灾后的世界惨不忍睹,
 
  惨不忍记……
 
  刚才踢闹的小东西累了
 
  没心没肺地睡了
 
  陡然想起当年的您
 
  今天来看您
 
  真诚的对您说:
 
  老师,对不起
 
  对您的不敬,无礼
 
  对您的伤害
 
  对你无理的怨恨
 
  对你无情无义
 
  对不起!
 
  一鞠到地
 
  我的泪水像长江汛期决了堤
 
  正在斟酌字句,秦梅来了。王宇辰开门表示欢迎,秦梅坐下:“我不让你辞职!”文字是强硬而不讲道理!语调却是凄然,眼泪噙着,随时准备掉下来
 
  。王宇辰陪着笑脸,:“我家里有事,夫人料理生意忙不过来,她的身体也不好。几个月来,你带我上网,我学了不少的东西,郑总对我信任,重用,在此向
 
  你表示对你和郑总的感谢!”
 
  秦梅说:“你说的都是假话,我到你夫人的店里去过了,她根本不知道你辞职,他还以为你去上班了,不知道你现在在家里。她很好,也没有病。
 
  她也没说忙不过来。真正原因是什么?”
 
  王宇辰眼见得谎言被戳穿了,只有拿出新理由:“我累了,厌倦了,想休息!”秦梅说:“是的,你是累了,那么重的担子,那么多的事,都往你身
 
  上压;成天都是战斗!永无休止,能不厌倦吗?”说着秦梅的泪水流了下来,不仅只流下了噙着的一滴,成串的滴落了下来。秦梅抬起泪眼,望着王宇辰,传
 
  达出痛惜,理解的感情。“工作是让人生厌恶,劳累要休息。我了解,你是坚强的人,这两点不足使你后退,这不是真正的原因,一定是他们三弟兄中的一个
 
  或几个得罪了你,你又不愿说出来,而辞职的。”平常郑秀云不让秦梅参与讨论公司的机密事,王宇辰也只和她开开玩笑,没认真地谈过正事,没想到她看事
 
  还有点水平。
 
  秦梅接着说:“他们可能认为没有你可以,我不能没有你!没有你不可以!公司没有你也不可以!因为谁?什么事?你应该告诉我。告诉我。。。
 
  ”泪流不止,眼睛红了。王宇辰说:“郑总是最理解我的,他对我的研究也最深,你问他好了。”秦梅听出话音,‘原因在郑秀云那里!’秦梅止住眼泪,回
 
  答道:“他接到你的电话就病了,状态和前几次相似,你不愿告诉我,我就问他去。你和他的事,我是要管的,但是,我要你看在我的份上,看在我和你的友
 
  谊上——留下来!你不用急忙回答,我弄清了原因再来找你。”秦梅也不等王宇辰回答,急匆匆地走了。留下了王宇辰,思考着秦梅留下的问题。我和她有感
 
  情吗?有友谊吗?友谊有多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