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当前位置:主页 > 客户反馈 >

查验华云公司的二十三本凭证

新闻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06-26 19:31    收藏此页
=
 
  王宇辰为网友的真诚感动了!为诗的意境,真情感动了,为失败的爱情的悲壮感动了,为爱的伟大感动了。冷静的研究爱情的人,也是人,深受爱情
 
  的感染,热泪盈眶。刘会计也百感交集。冷静了下来,王宇辰对刘会计说:“一篇游戏之作,竟然牵动了网友痛的神经。网友的真诚,相较于我在网上的游戏
 
  态度。惭愧得很!”刘会计说:“网络是虚拟的,感情是真实的!”王宇辰转换话题说:“该你看的,让你看了,不该你看的也让你看了,你所得的超越了约
 
  定的范围,再该你讲了!”刘会计定了定神,扭转了一下思路。很坦白的说:“当时确实把我弄懵了,我不能理解秦会计的脾气,也不理解他们一家人就听任
 
  秦会计发脾气,没有人出面劝解,阻止。我确实感到诧异,不知所措。”王宇辰说:“他们遵循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他们也经常受欺凌,同样是忍气吞声,
 
  他们不会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法则。一有机会就欺负弱小,发泄积聚的愤恨。寻求心理的平衡。能欺负别人更多一点,受别人的欺负更少一点,就有
 
  了赢利的感觉,心情就舒畅。这应该很好理解!”刘会计说:“经你这样一解释就能理解了,但是我当时确实不理解。”刘会计紧接着说:“不是要我解释账
 
  本上的记录吗?好像你没有提出任何问题”王宇辰说:“你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今天的工作结束了。”刘会计还是感到莫名其妙。
 
  第174章默认分章[174]
 
  《劫》第六章(二十三)
 
  郑总回来了,告诉王宇辰请中院法官们的过程,一切由律师出面与法官交涉,律师将交涉结果告诉我们,我么按交涉结果办理。法官不与我们见面,他
 
  们只在无需付费的酒店客房里打牌,享受。王宇辰说:“他们十分清廉,既没见过当事人,也没拿当事人的一分钱。在他们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的口袋
 
  里有了打麻将的钱,他们以为是自己的配偶装进去的。打麻将虽然违法,是赌博行为,但是,他们只是玩玩而已!最关键的是,抓不到,都在打,是公开的秘
 
  密,谁抓谁来?当然,也有贼喊捉贼的情况,更有贼捉贼的情况。那终究是少有的情况,那也是大贼捉小贼。到了中院法官,庭长这一级,敢碰的也少。只要
 
  不是认真地禁止,就不怕!道德已经抛弃,只坚守着不被抓住就行了!”
 
  郑总说:“他们同意我们用七天的时间,查验华云公司的二十三本凭证。”王宇辰说:“看来这是他们的给与,他给与在先,你付费在后!”
 
  郑总继续说:“这事还是要辛苦你,辛苦一星期!”王宇辰说:“这是非常专业的会计业务,应请专业会计去,公司有两名专职会计,还有秦会计,我去没
 
  有他们去合适。”
 
  郑总说:“合适!你是最合适的,只是七天时间,几十本凭证,工作量很大,够辛苦的!在你的同班同学中,有二人现任会计事务所长,有三分之一的人在
 
  从事会计工作,而你是他们之中的强者,你的学识是没任何问题的,是足够的!”王宇辰笑了笑,理解郑总这番表述的意义,‘我是进行了认真细致的调查的
 
  ,你的底细我清楚!’
 
  郑总继续说:“律师,搞不懂财务,会计又不懂法律,不理解凭证,财务数字在诉讼过程中的不同作用,只有你,能够将法律和财务数字串起来。”王宇辰
 
  说:“你说可以,就可以,干好了,干坏了都是你的事。是你承担后果的。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从没干过会计职业,更没干过律师职业。”郑总说:“你不用
 
  告诉,我都知道。”
 
  王宇辰说:“既然你已经定了,就请人介绍一下这些凭证的来龙去脉,有人说得清楚吗?”郑总说:“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凭证在他们那里,账本却在我们
 
  这里,完完整整地全在”王宇辰说:“既有完整的账本,那就简单多了,我先看一下,琢磨一下,然后拟一个提纲,说一下我们的目的,查哪些东西,纠缠哪
 
  些东西,回避哪些东西,以实现我们的目的!我和你根据提纲推演一下。看有什么漏洞,往复几遍,力求完善。再送给律师研究,他是忙人,只能把梳理清了
 
  的东西给他看,烂糟糟地給他,他也不会看,会说没时间!就是看,也看不清楚!”
 
  郑总说:“明后天是星期六,星期天,我们来搞这事。”王宇辰说:“星期六你不必来,我来就行了,星期天上午我们来搞推演。”郑总说:“那好,就这
 
  样定了。今天晚上,我们公司同仁也过一个端午节,我们成天伺候别人,请别人吃喝,甚至请我们的敌人。我们自己也该享受一下了。”
 
  公司的端午节晚宴安排在“君悦大酒店”的“君富厅”。君悦大酒店是本市的高级酒店,节假日定座位是很难的。餐厅的装潢、桌椅、餐具富丽堂皇,服务
 
  人员的服务水平也很高。但是,就是不能使秦会计满意:“服务员!怎么搞得,客人进来了,为什么不上茶?”服务员连声地答应“来了,来了!”茶也送上
 
  来了。秦会计还是很气愤:“你们君悦酒店的服务水平也太差劲了,客人不要,你们就不主动就不上茶了?!”服务员说:“对不起!是我送茶送慢了,请你
 
  原谅!”秦会计没好气的问:“我提意见,你就要我原谅,是不让我提意见了!?”服务员恭敬的说:“欢迎你提意见!是我的服务不周,请你原谅,是请你
 
  不要为此生气,希望你在节日喜庆时刻保持喜悦的心情。”秦会计恼怒的脸色才转成了笑意“这还差不多,你还会说话。”服务员这才彬彬有礼的离去了。
 
  男人们趁没上菜以前赶紧打两圈牌,上了场的打牌,没上场的在旁边吆喝,凑热闹。秦会计,刘会计,两个女人点酒点菜。她们对君悦酒店的菜不熟悉,只
 
  有按菜单逐个的问,这菜的主要原料是什么?怎么做的?服务员知道一些,常点的菜大致知道,不常点的,也就不知道。对服务员不知道的,秦会计更感兴趣
 
  ,硬是要刨根问底。这可就难住了服务员,答不上来。惹得秦会计大声呵斥:“一问三不知!你们君悦大酒店,把你这样的白痴弄来糊弄我们,把我们当傻瓜
 
  糊弄还是怎地?滚开!换一个明白的人来。”把菜谱册一甩。服务员又急又羞,满脸通红,额头冒汗。刘会计没见过这阵势,瞪大眼睛望着她们两个人惊奇不
 
  已。服务员一叠连声地说对不起!秦会计越听对不起越生气。“你还象木桩一样竖在这里干什么?滚!换明白人来!”王宇辰没有打牌,听见喝斥声走过来。
 
  把女服务员领出去。秦梅在背后喊:“她是贵客吗?还要你客气的相送!”王宇辰也没搭理,装作没听见。
 
  开始上菜了,打牌结束,郑总坐主位。圆桌,本无上下,就是服务员把餐巾卷成筒状,竖着放在酒杯里的那个座位就是主位,其他的餐巾是叠成花状放在杯
 
  中的。紧邻主位左手位就是上宾位,右手位次之,如此类推。郑总邀请王宇辰坐上宾位。出乎王宇辰意料之外,郑家的老大,老二较王宇辰年长。王宇辰推辞
 
  道:“大哥,二哥都比我年长,应该上坐。其他同仁工龄比我长,都应在我之上,我坐末座是理所当然。”秦会计说:“你是公司的唯一付总,应该上坐!”
 
  老大老二嘴上在附和“是的,对的!”心里不大高兴。其他人都是附和郑总的。郑总说:“王总!你不推辞,先坐下,我自然要把道理讲清楚。”既是劝说
 
  王宇辰,也是对大家说的,特别是说给大哥二哥听的。秦会计极力推王宇辰就坐。王宇辰自解围地说:“那好!我先听你的,坐了,你讲不清道理时我再换座
 
  。”
 
  大家依次就座,郑总说:“我们王总,在棉纺厂工作期间,从班组长干起,到车间主任,棉纺厂的考核是严格的,他领导的班组,车间,考核成绩总是第
 
  一,但是他自己从来不动手干活,这说明什么问题,有真本事,不用自己动手。王总当了五年汽车队队长。上任时既不会开车,也不会修车,到离任,他还是
 
  既不会开,也不会修,司机们对他却服贴,把他当神仙供着,不论到哪里去,都是司机伺候他。他的前任,后任,都是技术水平很高的驾驶员,老师傅,都是
 
  被驾驶员们赶走的,不是打走的,就是骂走的。驾驶员是不好管理的,他们见多识广,都和上级领导有关系,他们轻易不服人管。这样对比说明什么?王总有
 
  高超的御人技能,是将才,帅才!棉纺厂是女人当家的地方,王总凭洋洋洒洒的一篇论文,折服了全厂泼辣的娘子军,把女人对男人的最高荣誉称号的金牌授
 
  予他。王总才高遭人忌,经常受打压,能忍就忍了。惹得王总不高兴,一旦反击,定让对手难堪!先后有七个副厂级领导被王总骂得狗血淋头,然后向王总道
 
  歉。王总的个人财富,远在我之上,可以说在我一家之上!王总屈尊到我公司来,是我个人的荣幸,我们公司的荣幸,我开始也不了解,多有怠慢,还请王总
 
  原谅!”
 
  秦会计听了这席话真是喜上眉梢。老大老二的调查结果,尽是些胡说八道。老大老二有点脸红,暗暗佩服老三,调查得有深度!其他员工,只见过王宇辰在
 
  檀溪法庭一次出手,还不知有如此辉煌的历史。大家都在专注地听,酒菜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