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我把心的狂放倔犟研成粉末

新闻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06-26 19:27    收藏此页
  
 
  我们在银河濯足
 
  洗涮凡间的尘埃
 
  打开心扉
 
  交换心灵深处的收藏
 
  你把无限的思念
 
  曾经的爱恋
 
  化作一杯白开水
 
  请我品尝
 
  我把心的狂放倔犟
 
  研成粉末
 
  合成泥巴
 
  让你猜想
 
  没有皮囊的负累
 
  不要面具张扬
 
  你的模样
 
  任我想象
 
  把黛眉描成柳叶
 
  画成山高水长
 
  配个樱桃小嘴
 
  也可肉感夸张
 
  唇温微热
 
  或者滚烫
 
  你可把我的胡须
 
  画成张飞
 
  或者关云长
 
  送给‘雯黛’。
 
  秦会计开玩笑地说:“你用如此文雅,风流的挑逗方式,不把她们揽入怀抱才怪!”王宇辰说:“你天天和我在一起,我写的东西你是第一个看的,
 
  没有感动你,没有挑逗了你,更没有揽你入怀,可见我写的东西没有你说的那大的威力。”
 
  郑总到了,看了对账记录高兴得不能自已“我认为他们彻底完了,他们诉讼依赖的证据:所谓的审计报告,二十三本凭证,完全成了一堆废纸。另外
 
  ,它的法人身份不合法,不适格。我想不出他们还有什么招数可以应对,我认为他们已经败了!我们已经胜利了!”王宇辰冷冷的说:“二十三本凭证,他们
 
  的审计报告,对账前就是一堆废纸!经不起推敲的。他敢据此起诉,是有人给了底的。标的如此之大的大案,主审法官的保证都不可靠,他们的主张不能保证
 
  有效。也就是说,没有能拍板定案的领导给底,法官不敢接挑,只有上下勾结才可以作假案!特别是如此大的假案!我们应该假定原告和法院的审理法官、法
 
  院领导是早已串通好了的。不如此原告就不敢拿着这些假东西来打官司。谁都知道法官不是傻瓜,原告为什么假设法官是傻瓜为前提,而向法院提起诉讼呢?
 
  据此假设,我们就不能断定敌人的失败和我们的胜利。”郑忠的脸色回归于凝重。点头赞成王宇辰的推论。问到:“我们该如何评价这次对账?”王宇辰答道
 
  :“否定对手的证据,做了实实在在的事。是成功的,中院采不采纳,不能肯定。这也不能由我们控制。我们必须扎扎实实的做好法理和证据两个方面的工作
 
  ,努力做到无可挑剔,假设法官站在我们的对立面,采取袒护敌人,打压我们态度,我们也可以胜利。假定前提是依法判案,存在偏袒敌人心理的依法断案。
 
  法官不依法断案,就无从预计。但是只要是违法判案,被二审推翻,被检察院抗诉后推翻的可能性就很大。法官也会付出沉重的代价。”郑总说:“你的评估
 
  是对的,我一高兴就脱离了原定的战略和指导思想,产生轻敌,速胜的思想。你在可喜,可悲的形势下总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作出冷静客观的判断。”王宇辰
 
  说:“也不尽然!”郑总说:“这次战斗是你一个人对一大群敌人的战斗,发生,过程,结果,完全如你所料,你牵着他们的鼻子走,让他们进入你为他们设
 
  定的圈套。以威力逼反干得多么漂亮!祝贺你!我要为你记功,我会永远记住你的贡献!只要我能胜利的过这一关,或者取得事业的成功,一定和你分享胜利
 
  成果。”王宇辰说:“说这些话还早,太早了。我们踏踏实实地往前走吧!”郑总很庄重地说:“我请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我虽然弟兄
 
  不少,我却是孤独的,在我最孤独的时候,在我的心里,没有主心骨的时候,自我战斗的心疲力竭的时候。是你的到来,给了我力量,精神的依靠,从此没有
 
  了孤独。你是我最真诚的朋友,现在,是我最困难的时候,许愿是不值钱的。但我还是要许愿,我也只能凭空口头许愿,我一定和你分享事业的成果。!”郑
 
  总越说越动情。王宇辰接过来说:“你将本求利,我凭我自己的体力脑力赚工资,为你工作。你给付了你该给付的,我得到了我该得到的,两不亏欠。额外报
 
  酬,提也不用提!”郑总希望王宇辰确信,“如果我食言,天诛地灭!”王宇辰说:“你也不用赌咒发誓,我是无神论者!你不用重复,我记住了就是了。”
 
  郑秀云动的是真情,说的是真话,在当前大敌当前,经济十分困难的形势下,他不能让王宇辰离去。他越来越清楚地认识了王宇辰的价值!